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四川舞蹈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587|回复: 0

“安”居于舞世界

[复制链接]

586

主题

586

帖子

4470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4470
发表于 2015-10-9 09:44:2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92510_091104_1.jpg
吴稚安在育苗俱乐部授课。 黄越滔 摄
92510_091104_2.jpg
吴稚安在育苗俱乐部授课。 黄越滔 摄
92510_091104_3.jpg
吴稚安在育苗俱乐部授课。 黄越滔 摄
92510_091104_4.jpg

为广东17年后再夺全国大赛殊荣的吴稚安讲述体育舞蹈圈子的酸甜苦辣


为广东17年后再夺全国大赛殊荣的吴稚安讲述体育舞蹈圈子的酸甜苦辣

2014年全国体育舞蹈锦标赛本月初在深圳落幕,来自广州的吴稚安和他的搭档雷莹获得最高组别职业标准舞冠军,更是有裁判打出了罕见的满分——10分。并没有多少人留意到这项比赛,但一个数据可以很轻松地告诉你这个冠军的分量:这是自1997年之后广东选手再次获得职业组冠军。吴稚安捅破了这层17年的窗户纸。

全国体育舞蹈锦标赛是中国体育舞蹈界一年一度的重要赛事,今年第24届是规模最大的一届,比赛吸引了180个代表队参赛,总参赛人数高达7200人。从几千人里脱颖而出并非易事。体育舞蹈比赛是打分项目,得到满分几乎是不可能的,从竞技角度来看,吴稚安/雷莹组合的发挥堪称完美。

12月6日中午,在广东体育总会内的育苗国家青少年体育舞蹈俱乐部,吴稚安给学生们上完课,然后接受了广州日报记者专访,聊到了他的舞蹈生涯,以及体育舞蹈在国内的现状。

■ 本专题撰文:广州日报记者 黄越滔

■ 本专题图片由吴稚安提供(除署名外)

终于拿到

分量最重的冠军

吴稚安和雷莹在广州亚运会上就拿到了标准舞狐步的单项金牌,亚运会冠军直到4年之后才拿到全国锦标赛标准舞职业组冠军,这不奇怪。这个职业组冠军不是某个单项的冠军,而是包括华尔兹、探戈、狐步、快步、维也纳华尔兹5种舞姿在内的总分数冠军。吴稚安说:“在体育舞蹈界,这个冠军是全年比赛中最被看重的冠军,我觉得它分量很重。”

在2013年,吴稚安和雷莹已经拿到了全国锦标赛职业组标准舞第二名,今年吴稚安开局就很好。“今年第一个分站比赛我就把去年的冠军赢了,证明我们的努力没有白费。而今年的主要竞争对手是广州亚运会上的千金得主,他们很有实力,也是伤愈复出。大家从小比到大,相互都很了解。”

吴稚安说的是沈宏/梁瑜洁组合。2010年广州亚运会,这对组合夺得了探戈舞和华尔兹舞两个单项冠军。12月4日的全国锦标赛上,吴稚安/雷莹恰恰力压这对“从小比到大”的对手夺冠。

在吴稚安看来,他们在成绩上的进步也符合了评分规则改变的潮流。广州亚运会之后,体育舞蹈并没有进入2014仁川亚运会,这个项目自身也在寻求改革和突破,以期获得更多人的认可。吴稚安说:“以前裁判打分,一个裁判同时要看你在所有环节上的发挥,然后打一个总分。而现在分得很细,音乐配合分、个人技术分、双人配合分等等,有点跟体操、花样滑冰类似。现在每个裁判只盯着一项看,打分更公正更理智了,不会有太多误差。”

为了确保公正公平,现在比赛一般把裁判分为四组,4组裁判针对一支舞蹈里不同的环节轮流分工打分。“1996年体育舞蹈是奥运表演项目。为了更加接近奥运会,这种评分制度改革是必须的。当然奥运会也在瘦身,但体育舞蹈也在像奥运会靠拢,希望有一天能够进入奥运大家庭。”

活在舞蹈的圈子里

优雅的舞姿、文质彬彬的外形、说话声音不大,这是吴稚安给人的第一印象。实际上他在生活中也是一个安静的人。自从16岁凭借体育舞蹈天赋被特招进入广州体育学院,他的生活方式变得单一了。当他20岁毕业后留在广州体院任教,生活就彻底被舞蹈所填满。

“我昨天跟同学聚会,他们说什么吃饭的地方在哪条路,我没听过这条路。或者什么明星最近有什么电影上演我也不知道,感觉跟不上节奏。我感觉自己就是活在这个舞蹈圈里面。”吴稚安说。然而吴稚安不会觉得封闭,因为舞伴——即将成为妻子的雷莹的存在,让他觉得这种所谓封闭的生活过得很踏实。“跟她在一起,大家共同的经历给我很大的满足感。”吴稚安说。

4年前吴稚安接受广州日报记者采访时就谈及过舞伴:“我们都擅长慢舞,对舞蹈的理解也很相似,我们的身高、身材都很相称,这些是我们的优势。更重要的是,我们的性格很合得来。”

现在谈及舞伴,吴稚安多了一份生活的沉淀:“都说我们跳舞特别美,但我们脱下战服,就是普通运动员,体育舞蹈就是一项运动。我们练完舞之后会赶到下一个场地去教课,或者去其他地方做活动。”这就是他生活的基调。

现在吴稚安是在选手跟老师之间进行角色转换。“我在大学任教已经7年,从我20岁留校到现在,一开始很难进行角色转换,到现在,我都很喜欢那些学生叫我安哥,因为叫老师就老了,叫安哥大家更加亲切。”

老师这个角色让吴稚安有了成就感。“有很多学生在全国拿到前6名,这是我们很大的进步。我给自己定的目标是每一批都培养出人才来,不能说碰巧。如果每一批都能培养出人才,那证明自己是对的。”

他们的生活现状

在举国体制的环境下,体育舞蹈如今在国内有些尴尬,完全交给了市场。吴稚安告诉记者:“广州亚运会之前国家会拨款,但仁川亚运会没有这个项目,之后就不拨款了。亚运会之后比赛经费都要自己出,钱要靠自己去挣,全国锦标赛都要自费去参加,但是有比赛奖金,不过拿不到奖金就麻烦。”

吴稚安作为冠军级选手情况还不错。“我在学校教课,学校本来就有工资。我在外面教成人和小孩子,外面还有一些表演,还会参加一些活动。比赛的奖金也能解决一部分,现在奖金比以前高了很多。全国锦标赛奖金是5000元,分站赛冠军是1.2万元。但我们看重比赛的还是荣誉不是奖金。生活费不能指望比赛赢奖金。”

教舞蹈的老师还是能够保证自己的生活质量的。在吴稚安看来,体育舞蹈本身也是一项高消费运动。学习体育舞蹈只能去培训班,你不能像打篮球踢足球一样,有块场地就能去玩,必须要有老师。所以对那些拿过成绩的体育舞蹈选手来说,教学是最主要的经济来源。幸好现在热衷于体育舞蹈的人越来越多。

“10多年前的全国冠军,甚至最高组别冠军,都是广东包揽的,但到了广州亚运之前,广东跳舞的人没几个了。广州亚运之后,跳舞的地方又多了起来,不像以前那种舞厅舞,现在是正规的体育舞场,每个舞场都有很好的老师,有些地方还有世界冠军。以前跳舞的多是老年人跳交谊舞,现在与时俱进,体育舞蹈还有拉丁舞摩登舞,一起跳出来。”这是吴稚安的切身感受。这项小众运动其实正在蓬勃发展。

对中国选手来说,最大的困难不是经济困难,而是学习障碍。“欧美选手的经费也是靠自己挣的,但我们要去欧洲学,他们不用来中国学。要出国,起码要出去一段长时间,而且去欧洲要签证,老师又要安排你的时间,我们比欧洲选手难就难在这儿。”

不过这些困难总要克服。“舞蹈是不断在进步,明年可能有新的技巧,不一样的舞步,还是会外出深造。”吴稚安说。


没有忘本,

助育苗俱乐部

艰难前行

吴稚安每周五上午到育苗国家青少年体育舞蹈俱乐部教学生跳舞。育苗俱乐部在1994年“国家级青少年体育俱乐部”,但现在俱乐部遇到了很大的经营问题。

广东省体育舞蹈运动协会副主席吴琴是这家俱乐部的负责人,她向记者感叹:“我们比较艰难,只有周五周六在这里开班,但我们挂着国家两个字,这是广东省舞蹈协会拿了十连冠之后国家授匾的。2004年国家拨款12万元,然后就‘断奶’了,我们没有任何经济来源。最近这些年,我们拼了命拿了广东省6连冠,但还是没有国家拨款。”

没有国家拨款,只能靠自主招生解决资金问题,但招生是一件很困难的事。吴琴说:“以前我们可以去学校招生,但在广州亚运会之前,政府下了文件说所有学校都不能搞兴趣班。我们不能直接进学校,也试过让工作人员站在学校门口派传单,根本没有效果。在网站打广告,1万元钱十几天就用完了,也没有什么效果。但这些宣传也需要费用。”

这也是吴琴为什么对吴稚安能够坚持来育苗教学如此感激。“这里招不到什么学生,他还来这里教学,让我非常感动。我有时候讲起来很愧对他。”说到这些,吴琴会流泪。吴稚安在这里教课比在外面教一节课挣得少得多。吴稚安说:“是这里培养了我。”1994年俱乐部成立之初,吴稚安就是这里的学员,他没有忘本。

“他说是这里培养我的。这句话在别人那儿很难听到了。他还有一个师兄李文,也在青宫教,也不容易。我培养了那么多全国冠军,有几个像他俩那样,懂得感恩,懂得为这个事业做事。光是靠钱能行吗?人还是得有点精神啊。这是他们难得的地方。”吴琴说。

吴稚安对育苗感情很深,他说:“吴老师不容易。其实是很多人不知道有这个俱乐部。我在这里教学,希望能看到更多孩子来这里上课。”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